北京四中院發布行政審判白皮書
不履行法定職責類案件超兩成
發布時間:2019-05-24 14:24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2018年在北京四中院進入審理程序的一審行政案件達1539件,與2017年基本持平。受理案件中,訴不履責類、行政協議類和行政強制類案件大幅上升,其中訴不履責類案件位居首位,占全年受理行政案件總數的比例達22.8%,同比增長近8個百分點。
  2018年北京四中院受理的一審行政案件中,涉市政府行政復議雙被告案件同比下降45%,占一審行政案件受理總量的7%,同比下降5個百分點。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徐偉倫


  近日,北京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發布《2018年度行政案件司法審查報告》(以下簡稱白皮書)及十大典型案例。
  白皮書顯示,當事人起訴行政機構不履行法定職責類案件超過兩成,位居各類行政案件首位;行政機關在行政執法和行政應訴工作中,仍存在作出的行政行為認定事實不清、主要證據不足、未遵循法定程序、預防爭議的意識不強等問題,亟需予以重視。

復議類案件占比繼續下降


  “目前,北京四中院受理的行政案件已經形成由以北京市各區政府為被告的一審行政案件、天津環保行政案件的上訴案件、涉互聯網行政案件的上訴案件共同組成的行政案件管轄格局?!北本┧鬧性焊痹撼?、新聞發言人程琥說。
  據程琥介紹,2018年在北京四中院進入審理程序的一審行政案件達1539件,與2017年基本持平。受理案件中,訴不履責類、行政協議類和行政強制類案件大幅上升,其中訴不履責類案件位居首位,占全年受理行政案件總數的比例達22.8%,同比增長近8個百分點,要求區政府履行的職責涵蓋公房管理、政府信息公開、拆除違法建設、查處違法行為以及環境整治等多個領域。
  此外,與往年相比,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補償類案件比例有所下降,但仍以占比14.1%位居第二。行政協議類案件和行政強制類案件數量大幅上升,從占比均不足1%分別增至9.5%和7.0%,上述案件的增長,對行政機關轉變執法方式,提升執法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北京四中院調研后發現,行政案件涉及領域眾多,涉民生案件占比仍然較高。2018年,北京四中院受理的行政案件涉及行政管理領域持續擴大,城鄉“無煤化”清潔能源改造、文物紀念館?;だ?、校園周邊卷煙零售清理、簡易樓解危排險等新領域不斷涌現。因重大工程項目建設、涉疏解非首都功能、城鄉環境整治等進行土地房屋征收拆遷騰退引發的相關案件占比較高。
  與相關案件占比較高相對應的是行政復議類案件占比連續兩年下降,白皮書顯示,2018年北京四中院受理的一審行政案件中,涉市政府行政復議雙被告案件同比下降45%,占一審行政案件受理總量的7%,同比下降5個百分點。同時,區政府作出行政復議申請不予受理決定、程序性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或者改變原行政行為的行政復議決定而作單獨被告的案件比例也在逐年下降,占比從2016年的25%降至2018年的8%。
  程琥認為,行政復議涉訴案件比例下降反映出行政復議機關更加充分履行復議監督職責,不斷發揮行政復議糾正錯誤行政行為、實質化解行政爭議的主渠道作用,行政復議公信力不斷提升。

基層不規范執法問題突出


  對于當前行政執法和應訴工作中存在的主要不足,白皮書指出,從行政審判角度看,部分行政機關對職權法定的認識不夠到位,尤其是基層一線政府執法隊伍相對薄弱,不規范執法的情形較為突出;超越法定職權、違反法定程序實施行政強制行為現象較為突出。
  “依法行政不僅要求實體公正,而且要求程序公正,違反法定程序作出的行政行為即使結果正確也要被判決撤銷或者確認違法?!背嚏檣芩?實踐中一些執法部門在執法過程中隨意簡化程序或者不遵守程序的現象比較突出,主要表現為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時已超出法定期限;相關行政決定送達方式不合法,送達不到位、超期送達、送達方式不當;違反正當程序原則,未保障相對人、利害關系人的知情權、程序參與權和救濟權;無視法律的程序性規定,法律法規所規定的法定步驟缺失等。
  除了程序,行政機關應當在事實認定清楚、證據充分的情況下作出行政行為,但從目前北京四中院的審理情況看,行政機關因事實證據問題被判敗訴案件數約占敗訴案件總數的60%。主要表現在未充分履行調查核實職責,認定事實不全面,主要證據不完整;證據意識淡薄,不注重收集和固定證據;遺漏應當處理的事項或答復內容與申請內容不符;未在行政訴訟法規定的舉證期限內提交證據,依法被視為沒有證據等情形。
  此外,行政行為的作出必須具有依據并且符合依據的內容要求,這是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之一。而在北京四中院2018年審理的行政案件中,因被訴行政行為適用法律、法規錯誤導致行政機關敗訴的案件約占敗訴案件總數的24%,說明行政機關法律適用的能力仍需提高。

行政首長主動出庭發聲


  “民告官”中,行政機關負責人能否出庭應訴與群眾面對面對話,是民眾普遍關心的核心問題之一。
  “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制度作為行政審判體制機制改革的重要抓手,在實質性化解行政爭議、提升行政機關依法行政水平、推動法治政府建設等方面具有明顯優勢?!北本┧鬧性盒姓ネコこ鋁幾輾治齔?群眾告官不見官,會讓群眾覺得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和重視,因此負責人出庭對于緩解行政相對人對行政機關的不信任甚至抵觸情緒有很大作用,“通過在法庭中和行政機關負責人面對面進行溝通甚至辯論,能夠有效增強群眾對政府的信任度”。
  陳良剛透露,從近年來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的情況看,沒有出現過負責人保持沉默的情形,能夠主動做到出庭且出聲,負責人除了結合案件發表相關的答辯意見、辯論意見外,往往還能結合本職工作,對宏觀思路、問題解決方案等發表意見,對群眾遇到的相關困難困境表達關心關懷,部分還會提出臨時舉措,“這樣的出庭對群眾來說會有一種更深刻的感受”。
  陳良剛認為,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有助于處理糾紛化解的同時,也能有效提升領導干部的法治意識,通過應訴了解本部門的執法狀況和不足,對于完善本機關本部門的工作機制,增強法治隊伍建設等方面有直接的推動意義。
  據介紹,在2018年北京四中院審理的相關案件中,行政機關負責人在涉及重大公共利益和群眾權益、社會影響較大、人民群眾關注度高、新類型案件中均能主動出庭,應訴時更加關注行政執法實踐的需要和存在的問題,主動化解涉訴矛盾糾紛的意識和能力有所增強。

積極參與法治政府建設


  行政審判與法治政府在國家治理體系中雖然分工不同,但目標同一,相輔相成。近年來,北京四中院堅持定期發布行政審判白皮書和典型案例,對經濟建設、社會發展建設和行政執法中的重大法律適用問題進行深入研究,就可能存在的法律風險提出司法建議,為黨委和政府科學決策建言獻策。
  “我們準備做城市亮化工程,還得請你們幫忙看看目前的方案有無不妥之處?!?br/>  類似這樣的問詢在北京各級法院都算是常事,各級政府在制定規范性文件和重大行政決策前,大多會注意聽取法院意見和建議,防止因違法決策、不當決策出現大面積違法、損害群眾利益的情況。
  此外,北京市的各區政府還會將邀請法官通報行政審判情況和典型案例作為政府常務會議定期會前學法的必要環節,目前已經實現制度化、常態化、全覆蓋,發揮通報一次、規范一片的作用。法院與行政機關在日常工作中還會通過共同舉辦法律適用疑難問題研討會、安排法官到行政機關授課、邀請行政機關負責人及行政執法人員旁聽庭審等方式,積極與行政機關就應訴機制、法律適用、爭議化解等問題進行溝通交流,共同提升行政執法和行政審判水平。
  對于此次發布的十大典型案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長劉行認為,每一起行政案件背后反映的是社會治理的共性問題,處理個案、化解爭議的同時,更是搭建一個官民互動的平臺,案例中涉及的村務公開、環境整治、土地房屋征收補償等事項都是黨和政府的重點工作,也是群眾特別關切的領域,“通過這些領域裁判規則的引領和發布,讓行政機關看到自身執法中存在哪些問題,該如何對待群眾訴求,如何在嚴格執法的同時存有溫度,使群眾有更多獲得感”。
制圖/李曉軍


責任編輯:趙穎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